范勇鹏:有人说中国制度“强”而不“善”,事实真是这样?
发布人: 姜媛   发布时间:2017-09-06   浏览次数:


过去一段时期内,部分中国人在制度问题上似乎存在着一些不自信的现象。现在这种现象慢慢地扭转了,因为中国在经济社会政治法律科技各方面都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成为动荡世界上一方相对稳定繁荣的乐土。不仅中国人对自己的制度有了更多的自信,不少过去习惯于对中国制度指手画脚的西方人,现在也不得不承认中国制度正在显示出越来越多的优势。但是依然有人会说:这是成败论英雄嘛。他们认为中国制度的优势目前主要表现为更好的治理结果、更强的国家能力和更高的制度效率,但是这些都只能说明中国制度的“强”,而不能说明中国制度的“善”。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的确,强大本身并不能证明正义。但是中国制度的优越性绝不仅仅是依靠其强大和效率证明的,虽然强大和效率本身就是一个优秀制度的基本要求。无论是纵向地比还是横向地比,中国当代制度都堪称人类政治制度的优秀结晶。纵向地看,中国的制度是在继承两千年传统政治智慧基础上、经过近70年人民共和国和近40年改革开放实践而集大成者;横向地看,中国当代制度演进的过程中,从不故步自封,吸收借鉴了苏联、美欧、亚太各国制度的诸多优点。人类没有任何一个其他制度敢称具备了这两条。因而,中国的制度也具有高度的正义性特征,这些特征一直存在,只是随着中国的成功和强大而更清晰地显示出来,更容易被人们所察觉。

在这诸多正义性特征之中,我认为值得特别强调的是公、平二字。

所谓公,是指中国制度的公共性。人类所有前现代制度都具有不同程度的私有性,大多数文明所建立的制度都是由某一部落、民族、宗教、教派、地区、种姓或阶层统治并为其私利服务的。只有中国早自秦汉就建立了原则上代表天下百姓的国家,并且经由举荐到科举,逐渐建立了通过客观标准选择统治者的官僚制度。这一创造,对人类历史的贡献远比“四大发明”更为重大,西方世界直到18世纪才认识到其意义,19世纪晚期才建立了现代文官制度。18世纪之前,西方甚至连像样的政治制度都没有。从古典到近代,西方文明中出现过的政治制度史与中国蔚为大观的三通六典之类的制度史巨著相比,可谓寒酸逼仄。此外,只有中国文化产生了“天下为公”这样的政治理想,虽然由于长期存在着皇权、父权和夫权,中国古代制度并未真正成为一个公共性制度,但是这种理想始终推动着中国制度传统在世俗、理性的轨道上发展。

中国共产党建立的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一方面继承了两千年的传统精髓,一方面建立了前所未有的人民性制度。同时,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原则和能动性一直驱动着这个人民性制度与时俱进,保持着一种运动状态。虽然在历史过程中曾经犯过错误,也遭到法治主义者的批评,但是新中国的制度避免了苏联式的官僚僵化,防止了官僚特权阶层这一新“私有”集团的出现和固化,保障了制度的公共性。相反,西方自由宪政在设计上就是为了让资本能够有效地俘获国家,本质上就是私有性的制度。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在《21世纪资本论》中指出西方资本主义就是“世袭式” (patrimonial)制度,美国学者福山近年来也多次论及以“再世袭化”(repatrimonialization)为特征的西方政治衰朽。说白了,西方国家本质上依然是披着民主外衣的封建制度。相比起来,今天中国的制度无疑是世界上最能够保障公共性的制度。

所谓平,是指中国制度的平等性。美国《独立宣言》喊出了“人人生而平等”,法国大革命提出了“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西方人之所以在18世纪末纷纷以平等为革命的口号,恰恰是因为它们在当时最缺乏平等。欧洲长期处于贵族政治之中,人的平等无从谈起。资产阶级革命所提出的平等无非是用财产的不平等代替了基于血缘的不平等,用资本特权代替了封建贵族特权。西方、特别是美国制度的基本特征是自由。自由听起来很美,却天生是平等的反对派。基于自由的制度必然演变成少数人的盛宴和多数人的灾难。近年来,西方学术界有不少人开始关注长期被掩盖的平等问题,甚至已经有学者指出西方制度未来可能的崩溃就是由于不平等。

中国在大型古代文明中唯一一个建立了平等的身份。秦末农民起义喊出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革命口号,直到18世纪欧洲人的脑子中都不会产生这样的念头,在印度等国家,可能到今天这仍然是个幻想。中国人创造的以知识为客观选择统治者标准的制度,令知识的每一次扩散(如造纸术和活字印刷)都带来平等的大进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国,根本性取消了各民族、各阶级的不平等。新中国的国家制度最大的特征就是使人向着平等的方向发展。平等意味着实质的民主,意味着社会的流动,意味着根本性的正义。

公共性和平等性是中国制度最大的优势,但维护和发展这种公共性和平等性也是中国共产党最大的挑战。当前的反腐、以法治国、从严治党都是这个正确方向上的有力措施。过去经济发展和社会改革过程中产生的诸多特权、腐败和不平等现象需要大力治理。中国制度的优势并非注定的天然优势,它们既是前人智慧和努力的结晶,也需要当代共产党人坚决保卫、努力发扬,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坚实的制度保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垂范制度榜样。



文章来源:本文原载于《文汇报》2017年7月5日

网址链接:http://mp.weixin.qq.com/s/oOU7RSRNtzwioMSrYputxQ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版权所有|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7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