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中期选举会成为特朗普的“滑铁卢”吗?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8-11-08   浏览次数:


在度过困惑、愤怒、恐惧的两年特朗普时光之后,全球终于迎来了美国中期选举。


本来中期选举远远没法和总统大选相比,但今年却非比寻常,早在一年之前,就已经有众多人急不可耐的放眼这场选举了。甚至还有政治学者比如美国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政府学教授的裴敏欣,早在2017年7月14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就把这场选举提升为“美国的民主制度是否还有纠错能力、这种纠错能力是否有效”的高度。


其实美国内战以来的历史已经表明,中期选举执政党平均失去32个众议员席位和2个参议员席位。而在过往的22次中期选举中,总统所在政党平均在众议院中失去29席,在参议院中失去4席。这已经成为规律,和执政党业绩好坏无关。2002年曾打破这个规律,但那是由于美国发生了空前绝后的恐怖袭击所致,根本不能当作美国民主制度是否有纠错能力的标准。


而之所以裴敏欣会有这样的判断偏差,实在是因为西方对特朗普的无法接受和巨大恐惧。所以只要能让特朗普挫败的事件——哪怕正常规律,根本反映不了什么问题,都被西方热切期待。


根据法国《世界报》的报道,民调显示今天有55%以上的美国人认为自己的国家走在错误的道路。今年6月,盖洛普对特朗普的个人品质进行调查,结果只有37%的人认为他诚实和值得信任。这可看作整体美国社会对特朗普和他执政的评价。


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我们当然能够理解美国社会的忧虑。因为美国的整体实力包括四个部分:硬实力,涵盖经济、军事和科技;软实力,就是它的价值观;庞大盟友,也就是俗称的朋友圈;以美国为核心的西方制订的、以西方利益为根本的国际规则。


可在特朗普时代,美国只剩下一个硬实力了。根据全球各种不同的民调,其国际形象远逊于西方心中的最大挑战者中国。尤其是,美国已经成为诚信破产的国家:今天签订的协议明天甚至当天晚上就可能撕毁。至少只要是特朗普在一天,美国就不存在软实力。至于西方盟友都成了特朗普得心应手杀熟的对象。特朗普在向全球包括盟友发起贸易战时,甚至毫无顾忌的声称欧洲和中国一样坏。最后国际规则和国际规则实施的载体——各种国际组织,则成就了美国退群的世界纪录。


所以,美国有很多人希望特朗普在中期选举遇到滑铁卢是可以理解的。


除了美国以外,西方也同样热切盼望着特朗普的败选。一是特朗普敌我不分,对谁都大开杀戒,毫不手软。对加拿大这样盟友中的盟友也一样如秋风扫落叶。而此时的西方应该团结起来面对中国的高速崛起,现在不但是内讧一片,欧洲还不得不和中国一起捍卫自由贸易和全球化,这实在是令西方精神分裂。今年4月6日,挪威首相埃尔娜·索尔贝格就公开声称:“美国似乎成了自由贸易的主要威胁,与此同时,奉行共产主义的中国却成为自由贸易的主要捍卫国家。”“这是很大的悖论”。


二是特朗普对西方实力的部分核心价值观视为粪土。应该说在西方硬实力下滑的今天,其价值观的作用更加重要。可是照特朗普这样做下去,西方数百年积累的软实力都会被它摧毁殆尽。此时的西方已今非昔比,其上升期已过,整体上处于艰难、无法遏止的向下衰落的阶段。此时半路杀出特朗普,对整个西方而言,简直是雪上加霜。


三是特朗普一再退群。这些群是以美国为核心建立的,美国退出,要么中国填补真空,要么空转。不管哪种结果,都不是西方所乐见的。比如美国退出TPP,直接害惨了日本。被排斥在外的中国,则获得了发展空间。


至于广大的第三世界,虽然只是看客,但同样忧虑重重。因为这些国家国力弱小,难以抵御美国这样份量的国家在全球制造的风险。更何况,它们也难以避免成为美国攻击的目标。比如墨西哥,就不得不屈服于美国的压力,羞辱的接受了美国单方面对北美自由贸易区协定的修改,特别是丧权辱国般地接受了所谓的“毒药”条款,丧失了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独立发展经贸关系的权力。


其实客观而言,别说美国针对这些小国家,仅全球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出现贸易摩擦,这些国家就很难承受池鱼之祸。


这里需要多提一下伊斯兰世界。特朗普上台以后,对伊斯兰世界屡屡冒犯:从禁穆令到迁都耶路撒冷,都发挥了极大的激怒作用。本来美国和穆斯林世界的关系就很紧张,现在更是达到历史最高点。


最后要说一下中国。应该讲中国的立场颇为矛盾。一方面特朗普全面戕害美国整体实力、大力破坏中国意图修正的国际秩序,是可遇不可求的战略机遇期。另一方面特朗普毫无章法的肆意蛮干又颇令中国头痛。对中国而言,内部事务极其繁重,无意卷入和任何国家的对抗。但特朗普这种要么你投降要么就和你死缠烂打、一点规矩都不讲、毫无耻辱感赤祼祼要钱的路数中国很不适应。


如果做一个分析,中国应该是支持特朗普连任,但却希望他中期选举败选。这样,特朗普可以更深入、更持久的在美国搞破坏、在西方继续打烂旧世界、旧秩序,但同时内部僵局成为常态,特朗普对外也无心恋战,自然会草草收兵。事实上站在中国立场看,中期选举也未必多么重要。毕竟一到2019年,美国总统大选又要拉开帷幕,美国所有倒特的势力将会大集结。


这一次仅仅是中期选举,已退出政坛的多位德高望重的政治人物纷纷打破政治低线火辣出手:处事一向低调的前总统奥巴马痛批特朗普行为是疯狂的,称他为“无耻的煽动者”,只保护特权阶级的利益,在国内利用种族、民族和宗教分裂,在国际上破坏美国的利益。希拉里·克林顿则称美国制度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危机,呼吁美国人通过中期选举拒绝“有独裁倾向的”特朗普,还指责特朗普和他的亲信“做了太多卑鄙的事,以至于都难以进行追踪”。而另一位前国务卿克里则讽刺特朗普如8岁小男孩般心智不成熟,但同时又像青春期少女一样缺乏安全感。美前副总统拜登更是痛批特朗普的支持者是“社会的败类”——不仅针对特朗普还把支持他的选民一网打尽。


这些一向保持政治风度、在全球都有巨大影响的政治人物用词如此的火爆,完全没有了美国高层政治的包装——要知道此时他们都不是候选人身份!不是竞选语言!由此可见这股势力倒特之坚定和猛烈。需要指出的是,希拉里不仅嘴上说说,更真金白银地付诸于行动:她不仅向19位民主党众议员候选人捐款,也给4名州议员候选人提供了资助金。


面对通俄门调查的特朗普则不能有失,否则牢狱之灾就不只是说说而已。可以说,中期选举之后,美国内部矛盾将再次成为第一位的。特朗普第一任期的业绩可以告以段落了。


当然,愿望是一回事,政治事实是另一回事。今天西方的政治已经相当程度地丧失了可预期性和正常理性,我们很难排除特朗普再显神威,一举打破内战以来的中期选举规律,再度取得不可思议胜利的可能性。真如此,特朗普2020年连任就无悬念了。他也会立即在全球掀起新一波、更大一波风浪。这个曾经在人类历史上发挥过巨大正面作用的国家在邪路上越走越远。全世界如何应对,将成为21世纪最重大的事件。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版权所有|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7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