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论剑:中国这40年,其实分三个阶段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8-10-29   浏览次数:


眉山论剑 | 改革开放三阶段


视频来源:观视频工作室

网址链接:https://v.qq.com/x/page/k0706tbdg0k.html


———————————————————————————————————————————————

本期视频文字内容:


中国改革的时间是40年,但实际上可以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一个调整阶段。调整阶段就是从原来基本自给自足的计划经济,还有大程度的摊派经济,要怎么转型成又有计划又有市场的混合经济。这个怎么转,是比较困难的。当时就过了几个关。


邓小平有一个思想,我认为是比较对的,就是先易后难。苏联垮的原因就是先拿最难啃的事情,马上就垮了。那什么东西最容易?因为我是亲历者,所以我也发现最容易的改革就是恢复高考。


邓小平刚出山时实际上没有想好到底怎么改,所以他第一件事是开了一个科教座谈会。那时邓小平还没有恢复位置,很低调,说我就抓一个大伙都不重视的科学教育。


当时就有一个年轻人,是中国科大的青年教师,叫温元凯,才三十来岁,就提了一个建议——恢复高考。他还提了一个16字方针:“自愿报考,领导批准,严格考试,择优录取”。邓小平真是反应非常快,他说不能要领导批准,一领导批准问题就来了,把那个就免了。免了以后,当时考试期其实都快过了,马上就让教育部的人调整时间恢复高考。


一恢复高考,全国人心马上就变了,大家马上重视知识。所以你现在去看中国后来提拔的领导人,大部分都是恢复高考的下乡知青里提上来的,包括总理、财政部长都是那些人。这是第一个关。


第二关你就会发现一件很重大的事情,恢复高考以后就业问题马上就来了,城里面本来就业问题就解决不了。所以邓小平改革开放蛮伟大的,他首先是对内开发,允许原来在边疆等地呆了几十年的知青都回来,那城里面的就业问题就不得了;然后又发明一个办法,“三产”制度——国有企业可以让那些家属办三产,解决不了就业问题就办个运输队、小煤矿之类。


下面又来一个关。这些“三产”的人跟国有企业发生竞争了,国有企业本来自己的产品就卖不出去,所以马上出现了“倒爷“。当时城里显得非常乱,同样一个产品卖的价格差别很多,坑蒙拐骗什么的都来了。那么后面就变成一个问题,价格要不要改?所以原来开始的时候有多种价格,政府有计划价格,还有市场价格。


当年曾有一个有名的经济学家费德曼,也包括休克疗法的鼻祖、哈佛的教授杰菲·萨克斯,鼓吹休克疗法,中国的说法叫“闯价格关”,就是想要一下子就把价格放开自由化,政府不管了。


中国政府其实还没敢放开,只是北戴河开会宣布要闯价格关。这马上就引起民间抢购,马上商店里边洗衣机、卫生纸、肥皂全部被抢购一空,然后政府立刻就慌了。慌了有个好处,立刻就刹车了。


所以中国有没有休克疗法?有,中国的休克疗法大概就执行了一个月都不到,马上就停止了。


东欧的休克疗法是越休克,越要疗,最后闯到国家垮为止。像波兰比较严重,大概是过了三五年才恢复。它为什么恢复呢?因为波兰保留了一部分国有企业,而保留国有企业的原因,是历史上俄国和普鲁士三次瓜分波兰,所以波兰人既不相信德国人,也不相信俄国人。输得最惨的是乌克兰。乌克兰现在已休克了多少年?90年休克疗法,现在都已二十几年了,但经济还没恢复,只有原来经济的大概三分之一都不到。


中国的休克疗法大概就执行了一个月,后面就有了双轨制和混合经济。


那么双轨制有没有问题呢?有问题的。双轨制意味着很多人就可以利用权力,放在仓库里本来是计划的产品,还没出仓库就变成自由产品了,马上价格就飞涨,所以出现很多“倒爷”。


而里面最重大的一个教训,就是当时因中国缺钱,要把钱拿来引进西方的先进技术,所以就砍军费。砍军费,军队养不起了怎么办?就允许军队经商。中国经济恢复以后就禁止军队经商了。所以这是一个经验教训。


所以说闯的第二关是价格关,变成双轨制混合经济,代价就是腐败。到经济成长起来后,这几年才大力整顿,当时是不可避免的代价。


第一阶段,政府做的事还包括一个什么呢?我认为朱镕基干了一件大事,就是国企改革,抓大放小。代价也是非常高的,基本上政府没钱了,所以小的国企就不管了,那就买断工龄。尤其东北那些地区,很多国有企业职工下岗,代价很惨痛的。但是我认为朱镕基的大方向还是对的,抓大放小你就会发现,中国的国有大企业现在都没有倒闭,不但没有倒闭,现在中国的国有大银行还成了世界上前十名大银行。


第一阶段,把这些关闯过以后,什么地方成功了呢?就是中国的汇率并轨。原来中国是贸易逆差,中国就把外汇券市场分隔开,等到中国贸易顺差了,朱镕基就一点点把汇率放开了。


放开以后,本来西方认为中国加入WTO后要全军覆没的,结果发现中国开了一个深圳特区,此外有关税保护。所有的国有企业、民营企业一看特区里什么东西赚钱,如电视、洗衣机、冰箱,就马上引进生产线,然后过没几年,技术差距就跟日本的东芝等拉近了,反过来还销到美国、欧洲去。这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我觉得中国政府高明,特区实际上是开了一个学习的窗口。如果你全部开了,那中国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极有可能纷纷倒闭;你开一个窗口马上学会,加上中国的劳动力便宜、中国的工程师能吃苦、中国的市场销量大,我先占中国市场,降低成本,然后出口。所以很快中国的贸易顺差就越来越大,而顺差越大,人民币就越强,接着再走人民币国际化等。所以我认为第一阶段的人很了不起。


第二个阶段,即胡温时代的GDP高速增长阶段。我认为有一个重大的经验,就是中国的高铁和核能这最难的技术怎么会变成世界上最先进的?


引进新技术的话,照西方人的思维,一定是货比三家,然后买一家最便宜的。当时高铁的话,法国有高铁,日本有高铁,德国有磁悬浮,加拿大还有一些名堂;核反应堆的品种更多,有俄国的、美国的、法国的、加拿大的……照常规,中国一定犹豫来犹豫去最后选一家,选了一家以后就变成依赖经济了,你就绑在这一家上头了。而中国原来得了一个教训,就是原来我依靠苏联,绑在苏联那个模式上头,连标准都跟它一样,没法换。


中国的工程师都是逆向工程师,我就做过逆向工程师,进口一台德国仪器,就把它拆了,拆了以后就立刻仿造,仿造、改进以后我就比你先进,就不用再买了。那么他们就发现,不同的技术不全是先进的,只有几个核心部件是先进的。所以中国就来了一个决策——那不是经济学家的决策,是军事工程师的决策——几套系统全买,全买以后拆开,我把你那些好的东西集成,就变成中国系统了。中国的高铁、核反应堆就是这么集成起来的。


所以中国技术更新的强大,也代表中国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中国又有大国优势,同时能做混合经济,又能规模生产、多样化生产,我才能够集成创新。


那么这些特色都是在第二阶段冒出来的。当然第二阶段有它的代价,就是追求高增长、高速度以后,监管跟不上,所以环境破坏的比较大,房地产的泡沫比较大,但是这就留给第三阶段,留给现在来治理。所以这三个阶段都是承前启后的。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版权所有|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7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