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资深学者和外交官马凯硕首场workshop现场实录
新加坡资深学者和外交官马凯硕首场workshop现场实录
发布人: 刘嘉诚   发布时间:2018-05-21   浏览次数:

2018518日下午,中国研究院的会议室里来了资深学者,也来了普通学生,他们都为一个人而来——新加坡资深学者和外交官马凯硕。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这位有着33年外交工作经历的老外以“China and the WestPerception of China为主题,分享了他对国际关系的观察和思考,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主持了这场workshop。以本次工作坊为开端,中国研究院思想季正式开启。

工作坊一开始,马凯硕就给中国的西方形象定下了基调:Negative(负面)。


要说负面形象产生的原因,美国是绕不开话题。马凯硕回顾了中美建交至今的交往历史,把美国对中国的态度总结为三个“C”Common Interest(共同利益)、Complacency(自满)和Concern(担忧)。

Common Interest(共同利益),是指冷战时期,中美为制衡苏联而建交。在共同利益的推动下,两国跨过意识形态的鸿沟走到一起。

Complacency(自满),是指冷战结束后,由于中美实力悬殊,美国并不把中国放在眼里。当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选举时为了表现自己与老布什亲中的立场不同,没少说过头话。以至于2000APEC现场,当中美领导人碰面时,大家都捏了一把汗。出人意料的是,克林顿对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惊人地友好,甚至拥抱了江主席。马凯硕说,我亲眼所见。

Concern(担忧),则是近年来美国面对中国时的常态。这背后是中国的崛起令美国倍感威胁。而且这种担忧,正让中国的海外形象越来越负面。

马凯硕分析,中国的负面形象是中美经济、政治、文化差异三个维度作用的结果。



经济上,中国从美国不屑一顾的对手,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美国没料到的,也是它不愿意面对的。说起来美国是个很自由的国家,你可以骂特朗普,但是没有一位政客敢说美国会成为第二,这无疑是政治自杀。没有人敢说出这个‘truth’”马凯硕比出砍头的手势,现场一片笑声。

他预言,美国将会在10年内步下第一大经济体的宝座。美国人嘴上不说,却无法回避这越来越明显的趋势。这种不安全感,会让中国形象越发负面。

接着说政治维度。中国成为老大已经让美国难以接受,更糟糕的是,这个中国还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当中国变得强大时,中美意识形态上的分歧将更加扎眼。马凯硕用了一个成语:火上浇油Add fuel to fire)。



最后是文化维度,过去200年里,称霸全球的一直是西方国家,他们视之为理所当然。而今天,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一个亚洲国家即将摘得第一的桂冠——此时,潜藏在西方人脑海中的黄祸一词缓缓浮现。这一因素,也导致了中国在西方的负面形象。

综上所述,马凯硕总结,过去230年中国和美国打交道的方法,恐怕在未来的230年里都将不再管用了。这是中美关系非常艰难的时刻。



《《《《《《《精华版问答》》》》》》》


Q中美未来有没有可能在气候问题、恐怖主义等议程上达成新的“Common Interest”

A中国或许可以帮美国造基础设施,但这么做一定会在经济和文化维度上遇到巨大阻力。特朗普对气候问题不以为然,也不在意恐怖主义。中美关系没有简单粗暴的改善方法,除非美国换总统。

Q除了您说的三个维度,我觉得还有第四个维度作用于中美关系:网络安全。

A这是一个很好的一个角度。我很好奇美国在中国年轻人中是一个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印象。

Q在美版知乎”Quora上有人提问:中国知识精英怎么还不发起颜色革命?有网友就给出了一张浦东天际线20年间前后对比图,大家秒懂。


原图如此,年份疑有误,根据下图上海中心的施工情况看,应为2013年。


Q90年代曾有Asian Value(亚洲价值观)之争,您认为东西方价值观差异存在吗?存在普世价值吗?


A价值观差异真实存在。比如美国人认为选举程序是总统合法性的来源,而中国人认为领导人的政绩是政府合法性的来源,这背后就是价值观差异。

Q有欧洲学者将中国比作第二个苏联或是第二个德国,这是不是西方对中国怀有负面印象的原因之一?

A很多人认为美欧观点相同,其实不然。例如,中国投资非洲,美国人很不高兴,认为侵害了美国的利益。但欧洲人意识到非洲人口暴增,只有发展起来,非洲人才不会进入欧洲。因此他们本应该支持中国帮助非洲发展,甚至和中国一起这样做,但他们碍于美国的淫威,不敢发声。

Q怎样看待中国官方将中美关系比作婚姻、夫妻?


A夫妻说或许是中国官方出于国家利益的权宜之计,类似于韬光养晦



观众提问


Q最近欧盟主席Tusk表态坚持伊核协议,这和美国立场相左,未来中美欧三角关系会怎样发展?


A重要的不是欧盟怎么说,而是他们怎么做。当下不仅是中美关系的关键时刻,也是美欧关系的关键时刻。

Q您刚才说了中美关系的3C,您认为第四个C会是什么?Confrontation(冲突)还是、Cooporation(合作)?

A没有人知道下一阶段是什么,也许是基辛格说的Co-evolution(共同演进)。中国很幸运能有一个习近平这样强有力的领导人,但你们也给他出了一个大难题。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版权所有|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7楼)